智慧生活

其他

2004-02-17
應從大處辨正邪 (一) 修改內容 :: 修改圖片 :: 舉報 :: 其它版本 :: 最新版本


昨天,接過黃德文先生的最新手稿,實在感激不盡。據聞黃先生在加國的工作也十分繁重,仍撥冗揮筆,主動為本網頁撰稿,實受寵若驚。只盼望讀者於讀畢全文之後,能學習黃先生冷靜沈慎的思考法,便是最大的得益了。
最近,「一本便利」的報導中,借詞謂「本會透過大食會,引誘女學生參加聚會」云云,相信黃先生本篇之起首一點,已能指出報導為乖謬之論了。


應從大處辨正邪 (一)

「小恩小惠」的行為及手法,根本就不值得作為新聞標題來做文章。古今中外,人皆所現的行為,有何值得非議?「小恩小惠」可說是人與人之間交往的潤滑劑而矣。

七十年代,筆者在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當義工,那時該會的會址位於樂富新村,隔鄰就是基督教門諾會,那裏沒有崇拜聚會,該會址長期用作免費補習社,幫助窮家子弟提昇學業成績,這算不算是小恩小惠?

耶穌行神蹟,用五餅二魚餵飽幾千人,算不算是小恩小惠?基督教說:「神愛世人」,佛教說:「大悲周遍」。能力所及,盡量方便眾人,何罪之有?

香港孟籣節盛會,每次派米都導致一些公公婆婆不適,要送院醫治,傳媒為何又不大做文章?

香港各界人仕,喜歡在茶樓召開記者招待會,會上例必有點心美食招待出席的記者,有份食的記者,明明是受了人家的小恩小惠,但為何卻隻字不提?記者的良知去了那裏?

記者報導錫安教會在九龍灣的千人聚會,報導內容不曾具體提及人家說了甚麼議題及內容,只是強調會場內不准錄音。這有何新聞價值?筆者回憶,大概廿五年前,基督教「突破雜誌」(你不會說這是邪派吧!其總幹事蔡元雲醫生與港府關係良好,被委出任幾份公職。)在窩打老道某教堂(忘了其名,在消防局右鄰那間),舉辦一個言討會,題目(憑記憶)大概是「精神病與邪靈附體的分別」。主講者多數是基督徒精神科醫生,會場嚴禁錄音。若論敏感,這等教會聚會的爭議性就大得多。試想一下,西醫強調自己是立足於純科學的,那怎能接受「邪靈」存在的說法呢?若有敵意的記者,向醫學會投訴當天有醫生立論有違專業守則,要求調查,醫學會有理由拒絕嗎?當天沒有記者去拆「突破」的台,原因就是「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這是香港傳媒的通病。

關於保鏕的問題,請看以下的聖經章節。路加福音廿二章35-38節,耶穌繼續說:「我上次打發你們去傳福音的時候,叫你們不帶錢包、背囊和鞋子。那次,你們有沒有欠缺甚麼?」

「沒有。」

耶穌說:「現在,形勢改變了。有錢包或背囊的,都要帶備。誰沒有刀劍傍身,就是賣掉衣服也要添置,我告訴你們:「衪要被列為罪犯。」這句經文,必定在我身上應驗,聖經論及我的事情,都快要一一實現了。」

「老師,請看,我們有兩把刀。」

耶穌說:「夠了。」

再看49-51節:『門徒看見他們來勢洶洶,就說:「主啊!我們該拔刀抵抗嗎?」還沒說完,其中一人已經拔刀,朝大祭司的僕人砍過去,削掉了他的右耳。
耶穌制止他:「住手!不釵A抵抗!」衪把那人的耳朵一摸,就治好了他。』

從上述的經文看,耶穌也曾經備有武裝保鑣。

待續......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