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生活

其他

2004-02-18
應從大處辨正邪 (二) 修改內容 :: 修改圖片 :: 舉報 :: 其它版本 :: 最新版本


個人保安與打手是有分別的,仇口眾多的故然要保鑣,就是受人愛戴的公眾人物,也要有保鑣。君不見那些流行歌星,在佈滿自己歌迷擁躉的演唱會上,每當走近歌迷致意時,不也是要由多名保鑣簇擁著嗎?

其實判斷某派是否屬邪,可從以下的大節入手觀察。第一,該教派有沒有積聚龐大的財富,而財富又不是用來傳教、做福會眾及作慈善用途;財富只是用來滿足上層領導的奢華生活,那就不對。教派的財政記錄、透明度的高低,亦是衡量參考指標之一。

我個人估計,錫安教會若是求財派,就不會選擇在天水圍活動。你看人家義雲高,選址於九龍塘,一個富豪上釣,得益便已是幾千萬。

第二,邪派除了騙財,很多時亦騙色。至今我未看過對錫安教會有這方面的負面報導。

第三,派內有沒有使用軟性毒品、有沒有貯藏軍火武器等。只要細心觀察,不難有所發現。

第四,教內信眾的精神病及自殺率有否偏高,這亦是觀察指標之一。

第五,教內有否操控信徒的婚姻及職業選擇?

第六,教友是否普遍存有強烈反社會的行為?注意,激烈批評社會,不等同於反社會。耶穌當年也經常激烈批判社會。間中也有不太過火的行動。例如「潔淨聖殿」。見馬太福音廿一章12及13節:『跟著耶穌進入聖殿,把裏面販賣的商人和顧客全部趕出去,又推翻兌換錢幣的桌子和賣鴿子的攤檔。』
耶穌疾言厲色斥責他們說:「聖經上記著:『我的殿是禱告的地方。』但你們竟把它變成了賊窩!」可見耶穌在該出手時,還是有節制地出了手。

第七,教友有否被灌輸暴力觀念及軍事訓練等。我不是反對武裝革命,只是反對政教合一的組織,宗教信仰及武裝革命,要經常保持分家。

第八,教友在脫離教會時,有否受到刑事恐嚇?注意,是刑事恐嚇。口頭教條式的唬嚇不算。例如警告說脫教者將會入地獄,這不算刑事恐嚇。這只屬於教條式霸道性排他的恐嚇,不負刑責。若果警告脫教者的身體、家屬及財物將會有所損傷,則屬刑事恐嚇,這就為法所不容。

第九,教友在聚會時,其所使用的崇拜儀式。有否危險舉動,會引致崇拜者做成身體嚴重或持久的傷害。

至於如何解釋及演繹教義、崇拜方式所有復古或創新,各派可以爭論,但仍該互相尊重,百家爭嗚,不應動輒扣人家邪教的帽子。

社會傳媒還該了解自身的殺傷能力。人家本身原來不是邪教,若果只是因為長期被「屈」後才產生變異,由正義化為邪,那時誰該被問責及被譴責?

我本人不是基督徒,但自問對基督教略有認識。我想指出,當基督徒不只是守禮拜,依時候扮靚靚地到教堂去交際交際一番就萬事大吉。當基督徒是一種承擔,一種頗重的承擔、與生命相關的承擔。徒弟就是要幫助師父去分擔十字架的重擔。

我體會到獨行者梁牧師的壓力,願他自反而不縮,雖千萬人吾往矣!我人微言輕,只能以此互勉之。

黃德文
2004年2月9日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