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生活

均衡生活

2019-10-21
錯怪了膽固醇(十一)




錯怪了膽固醇(十一)從何而來的好壞之分(1)兩個深入淺出的比喻 (1)

在正常情況之下,油與水是不能彼此相溶,這是常識吧。那麼,帶有蠟質一樣油性的膽固醇,是如何能夠在以水份為主要成分的血液裡面流動?答案就是,一定有特定的容載體,簡單一點理解就是,乘搭了特定的「交通工具」,才能夠做到吧。

在以下的例子裡面,我們嘗試以一個小學生程度,都已經能夠理解的方式,去讓大家明白,為甚麼膽固醇不應該分好壞。因為要討論這個題目,其實當然可以極度學術性強的切入點去剖析,不過若然希望普羅大眾也會明白的話,我選擇以比較顯淺的方法去解釋,務求深入淺出。

首先,就以我自己本人,作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世界上,只有一個邵傳威,對不?假設,我今天需要乘坐交通工具外出。

如果我要乘坐巴士的話,我是誰?對,我是邵傳威。

但是,如果我要坐的士呢?那麼我是誰?對啊,我亦是邵傳威。

可是,如果我要乘搭地鐵的話,我又會是誰呢?很簡單,我仍是邵傳威啊。

我乘坐甚麼交通工具,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就是邵傳威就是邵傳威,不會因為我乘搭甚麼工具,就有了莫名其妙的好壞分別。

膽固醇要在血液中出現,就必須被可溶於水的物質包圍,這種物質叫做脂蛋白粒子 (Lipoprotein)。但是脂蛋白,簡單而言也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稱為LDL(低密度脂蛋白粒子),另一種稱為HDL(高密度脂蛋白粒子) 。

然後其實事情還可以繼續細分下去,就如交通工具中以的士為例,還可以細分為新界綠的士和市區紅的士,當然還有黑色和藍色的士。如果以一位心臟科醫生而言,LDL及HDL這兩種「交通工具」也可以繼續細分下去,而且真正在心臟科醫生的角度,若然真要定準「好與壞」的話,還要進一步考慮LDL及HDL裡面的細分類型;對於這個相對比較複雜的概念,我們姑且暫時放在一旁。

LDL與HDL這兩種「交通工具」,其實真的不能最粗略的好壞概念作出分辨,因為它們的功能不同,所以性質也不一樣。LDL這種「交通工具」,是將無論是身體自行產生的膽固醇,或是從食物吸收的膽固醇,從肝臟運送到身體的細胞。而HDL則是負責把剩餘的膽固醇回收到肝臟。

如果我要選擇坐巴士的話,可以稱為乘搭巴士的邵傳威,那麼在科學界裡面,在LDL裡面盛載的膽固醇,就是稱為LDL-C(LDL Cholesterol)。在HDL裡面盛載的膽固醇,則稱為HDL-C(HDL Cholesterol)。不能因為我乘搭的士,而不是乘搭地鐵,就有了好的邵傳威,和壞的邵傳威的分別。我乘搭不同的交通工具,是因應不同的需要,這樣粗疏地定準我是好是壞,不公平亦不合理吧!?

膽固醇不應分好壞的最基本理由,就是如此。隨便定準好壞,已經是一種偏見,而且容易產生誤導與誤會,讓膽固醇蒙上含冤莫白的形象。對於膽固醇與心臟病這回事,事情真的不能以「一刀切」的粗略方式去理解。

以上例子雖然顯淺,但沒有這個基礎理解,我們根本沒有辦法繼續討論下去。問題終於來了,一直以來膽固醇的好壞之論,那又究竟從何而來? 這個真的很有趣。

~ 傳威 ~


參考書籍:
Information from AADP America Association of Drugless Practitioner 美國自然醫學協會
Information from AAMA America Alternative Medical Association 美國替代醫學協會
Information from ANMA America Naturopathic Medical Association 美國自然醫學協會
Information from the Global Institute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Information from New Life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from JSP自然醫學學院
Information from 美國註冊綜合療法醫生公會(香港大中華分會)
Information from 亞洲同類療法學院 Asian Homeopathic Institute


邵傳威 - 綜合療法醫生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