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13-06-25
  分享給朋友

「全球性海岸線事件」號外篇21






路得記 一章十八節:
「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他了。」

在這分岔路上,路得選上另一條路,這亦是她的將來。
事實上,俄以巴的選擇,亦代表她另一個人生。
你會發覺,論在《聖經》的知名度,她簡直沒法跟路得相比,
更不用說,偉大程度了!
俄以巴行了另一條路,開展了她的際遇和人生,
但,路得也是!

今次,我想藉《栽在溪水旁》這平台,分享一個我過去常常講,
卻從沒以教會系統、真理或行真理的規範,詳細分析的一個做法。

原來,在人生當中,尤其是教會事奉,
於早年,神已告訴我一些必要的做法。

當時,我從不知道沒有教會這樣做過。
其一,就是我們教會每月都不能有餘款。
每項經濟來源,都必須在該時段,花在祝福弟兄姊妹和福音上。

甫始,我真不知道其他教會不會這樣做。
往往,他們都會用其他方法,
至若干年後,他們都會有各種儲備。

當然,另一樣是每周,每次講道,都要分享一篇全新信息。
至今,我尚未看見有任何一間教會,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甚至,我出訪馬來西亞那十多天的分享中,
神都感動我,必須把過往自己的許多信息,如《天國比喻》,重新修飾、演繹。
雖然,當時那些教會沒有錄音,但,我分享的,可都是新信息。

事奉二十多年後,我看過許多書籍、資料和歷史,
我發覺不論現今或歷史上,這都是從沒有人做過的。

其實正如路得一樣,當年我作了這個決定以後,
一路行來,我遇到許多的問題,許多後事要我解決。
我極瞧不起那些自己不曾做過,卻諸多批評的人。
因,他們絕不知道作出該決定,在幾十年間,
箇中遇到的衝擊、決定、放棄、付上,是何等的大!

等如有人自詡,也可每周分享一篇新信息,
可是,不消半年,他們已無以為繼。
但我,分享的不僅是二十多篇,而是持續二十多年的分享!
除了主日信息,還有家聚信息、示範帶、《栽在溪水旁》等等。

通常這些紙上談兵的人,是完全未想像過,
在這樣的過程中,一個人會遇到的是什麼,
而那,其實是多大的奇蹟!

今次,有關經濟方面,
為什麼多年來神要求我們有這麼獨特的做法呢?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終於明白這個理由。

我想讓大家知道,當遇到類似教會這些情況,
如今次要收特別奉獻時,我是會怎樣做,這樣做有何好處。
並且,按款項籌得情況,有那些事情我們可按真理作決定,
而這真理的決定,又有什麼好處,或是壞處。

因,平時我們不會花一個主日分享這些。
恰巧,《栽在溪水旁》分享「分岔路」,
我覺得正是機會跟大家闡釋這個概念。

其實,我開始教會的時候,神常常告訴我,
要把該星期的收入,全然花在教會事工上。
後來是每月,或一兩月內,即務要在短時間內全用在事奉上。
如我所言,目前我們是唯一的教會,能做到這點的。

事實上,經過多年的實行,
我發覺身為一間教會若這樣做的話,
就會使我們擁有跟路得相似的信仰。
從第十八節,路得作出這決定後,
其實,往後的每一天,她都要靠信心過活。對不?
因,每天、每周,她都要面對現實生活的需要!

原來,教會用這方法的話,
每周每月也要面對現實生活的需要,去跟從神的。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發覺一樣有趣的現象,
這杜絕了教會在系統上,長老常有的信仰老化!
原來,領袖於此情況下,每周所想的不是如何終老,
反是,如何為神冒險,甚至冒死!
因為,就是他們的薪金,經濟也是要憑信心的。

大家可能不知道,由上次大旅行至今,
為了要追回收支平衡,教會全職同工的薪金都是每周支付的。

弟兄姊妹,
可知道,教會的全職同工每周都是在這樣的經濟下,過生活的!

當每一樣,我教導你們付出時,
教會和全職同工若不付出多過你們,也一定是跟你們對等,
我才會要求你們這樣做的!

所以,我發現不儲蓄這做法,帶來許多益處。
第一, 教會不會有大量儲備,導致人起貪念。
相對,那些籌幾億或數十億來建堂的教會,
或是,一些慈善機構,不時都會傳出醜聞,
他們的領袖,不是醉酒,亂花費,就是道德出現問題。
原因?他們的錢太多!
他們不用冒險、冒死;到後期終日只想如何偷錢。

可見,一間教會若不作儲備,不餘錢,多好!
沒有大量金錢令人起貪念,自然也沒醜聞了。

第二,整間教會的高層,全職同工都是活在信心裡。
並且,行在這份實踐真理的勇氣裡面。

我發現,當教會領袖以身作則,
就不用怕、或不好意思跟弟兄姊妹說:
「你們要付出、委身,要十分納一!」
因,在要求你們以先,不論是個人,或整體教會系統的設計上,
我們都是藉信心倚靠和跟從神的。

舉例,我不是厚著臉皮跟大家說:
「今次你北上度假,可能要辭職。」
又或「你的學業,這段間期會受到影響。」
因,本身經濟上,我是作出這樣的決定。
亦是為了事奉,回港開始這間教會,我才放棄學業的。
按我當時的智商,要修畢自己的學位課程,是不成問題的。

教會有了這樣的一個系統,
我發覺任何時候,都是可以分享或要求肢體行真理的。
因,領袖階層在這種情況下,是整體性不斷行真理的。

第三, 最重要的,這些是我從來是不會跟大家分享的,
免得大家以為我講教會的經濟有問題。

第三點,在教會系統上,我怎樣知道是神的旨意?
其實,是有一個最後的測試(last checking)。

雖然,我最擅長傾聽神的聲音,於這方面比一般人要強,
但許多時候,經濟都是神給我們的一個最後測試。
因為,教會基本上有一定慣常的收支。
簡單來說,教會多年來是按慣常收入而運作,是很熟習的。

於是乎,就有一個現象,原來在我或教會跟從神,最後的測試就是,
倘若神不供應,我們沒法有足夠開銷,即做不到神要求我們的事情。

於我來說,神若呼召我做某事,我會預備好背包和一切。
但以我身分,若沒旅費,就不起行。我會等候神的供應。
這是很簡單易做的事情,我個人就常常有這經歷。

但,教會怎樣呢?
我發覺在這種不餘錢的情況下,就可做到。
一般教會不能像我們如新皮袋、新族類般,
聽到神帶領,甚至最後有了確定(confirm)就起行。
原因,就是他們不能做到我們這樣的不儲蓄。

多年來,我們教會都是在沒額外資源下運作的,
包括,上兩次的大旅行和今次的大度假。
是完全沒有的!
我指的是連起行都沒法子,不是回來後如何收拾。
因,我們不會向銀行借一大筆錢,以後慢慢攤還。

每次,我們都是弟兄姊妹憑愛心付出,
每一樣,都是等候神開路,如讓需買的物資跌價時才買。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沒有額外的錢,至一階段,神不動工,就沒法成事。

今次也不例外,一面我們要儲糧,又要安排系統的運作,
另外,更要購置一些新器械,才能發佈這些信息,
如我所講,這些額外的支出,不單需要錢,
更需要額外的discount anointing(減價恩膏),全面性發生才行。

所以,身為教會面對如斯龐大的呼召,
在我來說,做法很簡單,我會處之泰然,並心安理得。
既然神要我這樣做,也教導我不作儲備,
那麼,我就以此為傾聽神聲音中的一個現實掌管。

整間教會,就像個人一樣,預備好行裝,坐著等候神供應旅費。
換言之,我預備好一切,作好一切安排,
我身旁每一個全職同工都知道,每次我都會說:
「現在,你上去預備,錢少時該怎樣預備;錢多時要怎樣預備。」

當然,富足時的預備從未出現,因銀價還未飆升。
但,每次我都一定會這樣跟他們說。
原因?
我永遠都預定了,神介入我們就做,
不然,就證明我們聽錯了神的聲音。
這樣,我們斷不會有自己的野心和私慾,而做額外的事情。
尤其,這麼龐大的事工,在沒錢的情況下,你更不可能亂花錢。

可見,我們今次的大度假一定是神超自然幫助,
在祂的供應、開路下,我們才能做到的。
當中,更看見神賜下許多額外的資源。

簡單的說,就是全職同工在五月開始北上的預備,
連教會預先收奉獻這個報告,都是臨時神感動我,
讓我知道,可以這樣做的。
於是乎,那晚就立刻宣佈。

於是,我在當晚就錄製了一篇號外,
透過主日錄影通知弟兄姊妹可以將奉獻款項傳入銀行,
好讓我們先發薪水給全職。
之前我並不懂得這樣做,哪有教會可以成為我的榜樣呢?

多年來,我們都有指定的收奉獻方法,
若非神感動我,使我臨時趕及這樣做,其實全職同工北上後已經無法收到薪水。
就是這樣,當中有很多轉折和變化,我往往都是這樣背上背包坐著等候神的供應。

若果這不是神的旨意,
祂就不會賜這智慧給我,不會供應我,也不會為我開路,
讓我們有足夠的資源或者在資源不變的情況下,
得著Discount anointing (減價恩膏)。

我可以說是以「等開飯」的方式來跟從神。
今次「沒飯開」,神甚至連這餐飯也沒有供應我們,就表示今次並非神帶領。
這就確保了每次行動都是神感動我們、給方向我們去做。

無論傾聽神的聲音多準確也好,
因為這個系統本身是神所帶領的,
所以它這本身就成了checking system(檢測系統),
使我肯定這次大旅行是神的旨意。

如我所言,過去二十年來,
我們都不會有額外資金完成如此龐大的事工。
例如,「說的聚會」都在我們熟識的環境和情況下進行,器具或借或買,
都是在熟識的情況下受控地運用。
然而,你們都曾經北上度假,就知道在那裡,一切是多麼的不受控,
而今次我們仍然同樣看見神的帶領。

不是個人的自欺欺人,說什麼神感動我離開,感動我這樣那樣,或突然心血來潮、眼皮跳。
不是這些,而是除了聽神的聲音之外,
整個教會系統按著神的真理不作儲蓄的話,其實整個系統都要得著神的幫助,才可以順利運作。
單憑個人的野心或天馬行空的妄想,只會使整個系統癱瘓,甚至終止運作。

明白我的意思嗎?
在這種系統下,事情越是龐大,就越不可能出錯了。
因為事情越龐大,憑你的野心或可四處借錢來展開;
但不儲蓄兼不借貸的話,你怎可能運作得到呢?
沒有神預備和開路,怎能成事呢?

尤其是最大的印證,通常都是神沒有增加資源給我們,反而是為我們開路,
讓我們取得免費的物件、租用極便宜的東西,或買到意想不到的好東西。
當你看見神的恩手在每件微小的事情上動工,你就更加肯定神的心意了。

經過二十多年來建立教會,我發覺原來不儲蓄是第三點讓我可以肯定我們正在跟從神。
有些人挑戰我,說道:「我憑感動,覺得你並非跟從神。」
然而,我跟從神並不是單單憑感動的啊!對不?

為何過去我沒有將這些分享出來呢?
如果我次次都分享出來,說什麼「我們不夠錢用。我們等開飯。」
豈不變相好像行乞一樣?

其實這次大度假我們連一角餘款也沒有,甚至所收的奉獻減少了,
但是感謝主,這並沒有影響我們在度假當中的運作,只是影響到我們未來兩個月的支出而已。
明白嗎?你想想神的供應多麼奇妙?

可是,這不等於人人都不用奉獻,不需納十分一,不用付出,乾坐著等神從天賜下資源給我們。
這又不可能啊!

為什麼?因為神的真理要求我們每個都不作「二世祖」。
每個人都要負起自己的責任。
在教會,全職有全職的責任;平信徒有平信徒的責任。

當我們在平信徒的責任上忠心,他日成為領袖或全職事奉者的時候,就會得到神很大的幫助。
你看見某些人行全職的路舉步維艱,
人人在享受的時候,他卻天天發怨言,等人可憐。
你就知道這人行平信徒的路時已經躲懶,才會導致他越走越辛苦。

過去,我們早就用這個方法。
所有額外的事工,神通常都會教我用一個方法來印證是否來自神,
就是神有供應就做;沒供應就停。

以免費送出講道錄音帶為例,全世界並非每所教會都送帶,送帶也不是應份的。
簡單而言,像我們這樣教導的講道帶在全世界都要賣錢的,甚至你拿來翻錄也會被控告的。
問題是即使明明送帶是件好事,我們過去也曾經因經濟吃緊而無法繼續送帶。

我曾經分享過當時我和傳威的情況。
當時我住在家父提供的住處,說實話,教會開始的首十多年,我的居所都是由我父母提供給我的。
教會並沒有在這方面供應我,每月只提供兩三千元給我維生,足夠繳交管理費和糊口就是了。

而我們更試過不單沒錢交租和管理費,更連送帶的錢也沒有。
於是,那幾個月我們就暫停送帶了。
很簡單,既然神不供應,我們就不做。
至少這樣可以斬斷我們的野心。

很多人會為了野心而完成教會的事奉。
例如,建堂不是神的旨意。
我覺得至少九成我所認識的教會建堂都不是神的旨意,
但問題是他們有野心的話,就可以借錢去進行。

用我們這個方法,野心就不能夠大過神了。
當神終止供應,你的野心就要閉嘴。
因為,我在開始教會的時候接受了這個神所給予系統,
所以我會走上一條基本上一般牧師不會走,亦不會處理的道路。

我們會做一些事情非一般牧師會做的,甚至有時當我沒錢繼續某事工的時候,我也黙不作聲,為什麼?

因為,我想印證是否神的心意讓我們去做。
我不會籌一筆特別奉獻使教會能夠去大旅行。

越大的個案,我就越要交給神。
既神然把難題交給我,我就學習將難題交回給神。
若神替我分開紅海,我就走過去,因為既然是神叫我過紅海的。
這並不是罪。
神要我這樣做,我就有權利這樣與神溝通。
這是我一直所用的方法,用系統來證明神的手在移動。

如此,我就知道這並非一個感動那麼簡單,而是神的恩手扭轉局勢。
不遲不早,往往就在關鍵時刻局勢扭轉,豈會不是神的工作呢?

單憑一兩個的眼皮跳的所謂感動,又怎比得上這個方法好呢?
至少這方法制止了我們的野心。
失眠一兩晚就以為是神感動?這也頗為嚇人,對不?
可惜,很多大型事奉就是這樣開始,到最後以羞辱神作結束。

我們教會也曾經暫停送出講道錄音帶數個月,如果神想我們繼續送帶,就自然會在我們的收入當中額外祝福我們。

這次為何我會作出這個決定呢?
因為本身「2012小組」和在展貿聚會都是額外的,兩者都並非每所教會一定要有的。
當我們有額外的bonus,我們感謝主,沒有的話,就終止它。

我們由額外的支出著手終止,而不動搖基礎。
因為維持教會的基本運作是很重要的,
但是這點牽涉到,或者你會問:
「難道我們設立『2012小組』並非神的心意?
或者,我們在展貿聚會沒有神的心意嗎?
製作『感人短篇』沒有神的心意嗎?
因為『2012小組』解散的話,『感人短篇』和《神州》都要暫停製作了。

其實,這反而與神的心意無關,而是我們是否配得呢?
我們會否仍是帶著二世祖的信仰呢?

路得記 一章十八節:
「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他了。」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專一跟主祢的指引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