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13-06-26
  分享給朋友

「全球性海岸線事件」號外篇22






路得記 一章十八節:
「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他了。」

昨天,我分享到一個事奉者,如何知道神的帶領。
過往,我很少分享有關教會系統上,神的帶領。
原來,整間教會可像一個留學生般,背好背包,
若有神的帶領,就起行;沒有神帶領,就留下。

究竟整間教會如何能像個人般靈活,
就是如此龐大系統,也能保持機動性呢?
究竟怎樣印證神的帶領,又或如何肯定是神帶領?
可否多重印證呢?
答案是可以的。

正如我教策略家們恩賜運作,他們按著我教的邏輯就不會錯。
因,神要求我們做一件事情,祂是有義務給予我們多重印證的。
有時,一些多重印證,牽涉到神要求我們某些職責,
往往,在我們履行這些職責的時候,就看到神的印證。
所以,許多時候,神會要求我們做這些,做那些,
可是,許多教會都會置若罔聞,不會執行。
原因?他們怕吃虧!覺得太困難。

於我,我發覺最難的,不是計劃大事工,建立大系統;
世界上最難的事情,是知道神的心意,聽到神的聲音!

原來,神賜下這些系統,導致我們有輔助工具聽到神的聲音。
甚至,在大系統中,「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時,
既然,神要求我們用這方法,我照著行事,是最好不過的了!

我走到今天,若神不供應,便做不了;
而不是按一己的野心或私慾就可成事的。
因,在這二十多年間,我們有許多事情是穩定不變的。
若,期間有大轉變出現,便可以看到那一定是神的帶領了。

在這系統下用這個方法,我發現許多的印證,
這遠比那些單憑眼皮跳或感覺作決定,來得安全多了!
乍聽之下,大家會覺得這很可笑,
但,確實有一些靈恩的先知學校,
教人以感覺、起雞皮疙瘩、眼皮跳等,去肯定神的聲音。
相信你也覺得很嚇人吧!

為什麼我們在行真理上,不可以用行真理的方法聽到神的聲音呢?
因,許多人行真理時,覺得這是一個限制,覺得很難做到。
所以,便容易出事。

另外,關於每次講道,都要分享一篇全新信息,
其實,同樣有異曲同工之妙;讓我知道那篇信息一定是來自神的。
但這是後話,暫不在此分享。

原來,神要求我們做一些難的事情,
導致我們絕對肯定是神的帶領,甚至,可將生命擺上!

說真的,初信時,我是極能為神拚命的人,
每一次,拼死後,我最終得著的都是祝福。

當我成為牧師後,可不能帶領整間教會也這樣拚命,
不能出於我一己的私慾、野心,或迷糊而行事。

有了這個系統,導致每次我願意踏出這一步時,
都可以百分百,肯定是神的帶領。
原因,某些事情雖可出於人為或聯想,
但,某些一定是現實在你眼前的時空突然轉變了,
神給你開了路,你才可以做到的。

如我所言,這等如神要我帶著整間教會環遊世界,
我在不儲蓄,不是出於野心的情況下,會盡量預備一切我能力所及的資源,
如在背包上放有護照、水、地圖、相關書籍等,
並在神指定的時日,靜候神的預備和開路。

既然我已盡力,並按著神的原則,
某些事情不是我的本分去預備的話,我就等神開路。
我發覺,不論是個人或教會,由我初信至今天,
這方法都是奏效、不變的!
當然,過往我曾教過一些弟兄姊妹,
如果想憑信心,等候神經濟的祝福,
就不要在言談間故意透露自己缺錢,等著錢開飯……
何必一面說仰望神經濟救助,一面又用人為的方式呢?

昔日,我教弟兄姊妹可以這樣做,
其實,教會也可以用這個等候的方法。
過往許多龐大的系統和做法,我也是用這個方法的。
其好處,不僅讓你聽到神的聲音,更重要的,是你能夠滿足神的公義!

弟兄姊妹,
也許,你不明白何謂「滿足神的公義」?
其實,許多人在人生中不能跟隨神,
又或服侍神的時候,得不著神繼續的帶領,
甚至許多時不是因為他的罪,而是他不能滿足神的公義。

原因?
你就是一位偉大的牧師,也不能服侍一班「禽獸」。
你越偉大、越付出、越饒恕,
你就越易成為一些禽獸的囊中物、「搖錢樹」。

在多年事奉中,我覺得最可怕的,
莫過於William Branham 的鑒戒。
他是當今世上二千年歷史中,最偉大的先知,
可惜,他成為他當時經理人的搖錢樹。
結果,他不能滿足神的公義,最終在車禍中死去。

舉例,我是位好牧師,我盡力做好自己。
問題,若主還未回來,「全球性海外線事件」不會發生,
再過多二十或五十年,我仍健在,繼續事奉。
但,我服侍的每一年中,那群弟兄姊妹配得我服侍嗎?
我能否滿足神的公義?
若他們明明是禽獸,是不好的人,
或在我身邊被祝福的領袖,亦非好人。
那麼,因我未能滿足神的公義,神會使我事事也不成功。

甚至如William Branham般,神把我挪開,
免得神的恩膏被貪財的人控制。

回到昨天我在「號外二十一」所言。
為何教會開始時,神試驗我:
在沒有資金下,仍會送出講道錄音帶嗎?
沒有資源下,卻憑野心去舉辦「說的聚會」……?
不管如何,我只按神的原則處事,盡力做自己所能做的,
決不用野心去延續某事奉。

除了以上這點,還有另一好處。
就如昨天最後的分享,或有人疑想:
難道不是神的旨意組成「2012小組」嗎?
在「展貿」大型聚會不是神的心意嗎?
神的旨意不是要如此如此……?

這些雖好,但當時的弟兄姊妹配得擁有嗎?

原來信仰上,神要防止某一事發生在新族類的教會中出現,
就是防止出現「二世祖」的基督徒。

「二世祖」的基督徒是一群付出最少,卻凡事要求超額的基督徒。
明知道這會消耗別人的資源以及愛主肢體的愛心,
然則,這等人付出了一百,卻想得回一千、一萬、十萬,甚至一百萬;
若不滿意,便離開教會,即或走了,仍會要求教會。
一些離開了的「壞學生」,仍會要求教會,
仿似他們還在給予奉獻或付出最多一樣。

為什麼?
這正是我所說的「二世祖」的基督徒。

事實上,越好的教會、越富足的家庭,更容易培養出「二世祖」的基督徒。
但這等人配得這些財富、保障等各樣好處嗎?

弟兄姊妹,
教會一代接一代過去,有人留下,有人離開,有人離世……
委實,每一年也在變。

雖然我們教會變動較少,
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對比教會建立之初,
不論人數、人事等皆有許多變遷。

在神眼中,祂會按配得的程度去獎勵我們。
祂不會讓一個濫作好人的牧者或領袖,替不配得的人擋盡神的管教。
神鞭打時,領袖承擔;
神取走資源,領袖補回。
難道要這樣嗎?

因而,神以「取走」的方法,防止了當到某時代某年某時刻,出現了一些「二世祖」的基督徒。
基本上,全世界一半以上的基督徒也是過著「二世祖」的信仰。

他們不懂得藉「付出」去得著,反藉「要求」去得著所想。
而這等人,不管是領袖或跟從者,終會完蛋。

因這違反了《聖經》。
若想被愛,就該去愛別人;
想被關心,便去關心人。
如果單方面要求別人的關心,卻不願付出,這豈不是「無本生意」?!

某些人總以投訴、埋怨方式去得著自己所想的。
以前有人以埋怨方式要求轉門徒訓練他的師父 ,
即使我滿足他的要求,他亦不會留在教會。
基本上,這樣的人九成都會離開。

何解?
因這些人用要求、埋怨、發怨言方式去爭取所需,
但教會終究充滿饒恕、諒解。
那麼,神用什麼方法去阻止「二世祖」的基督徒得到不該有的祝福呢?

就是藉不儲蓄的方式,防止許多本來只能服侍一千人的教會牧師,充作二千人的事奉方式。

如果用儲蓄或向銀行大量借貸的方式,就會使一千人的教會,充當二千人教會。
事實上這是有問題。

例如本來只有約一千人的喜訊會(Glad Tiding),借錢用以興建容納二千多人聚會的地方。
結果建完後,卻因借貸,教會只餘下約四百人。

這是神所想的嗎?
這只變成一種羞辱、褻瀆。
並且,那群「二世祖」又值得我們如此行嗎?
當然不值得。

那麼,有什麼可行機制呢?
我作為牧師,會先計算基礎的事奉。

感謝主,神不斷祝福,教會經濟增加……
然而,到了某情況下,
如某一群因愛主而得祝福的人離世後,
或人事一代又代變遷後,
因另一群人不配得神的祝福,神取回某部分的資源。
作為牧師,便把那部分的附帶祝福取走,明白嗎?
當然,因人的野心而建立的事奉除外。

有時候並非那事奉或額外的附帶祝福不好,且好些是神帶領而開始,
例如「2012榮耀盼望信息」、「2012小組」、《錫安日報》等系統。

儘管教會的牧師已經是全世界最好,
但服事的基督徒卻日漸差劣、趕不上的話,猶如摩西和那些發怨言的以色列人。
神會怎樣呢?
那如我所言,
神用的方法很簡單,祂取走資源,那些人便會服從。

對我來說,早與神立了約,有足夠的資源才會進行某些工作。
免得以自己的野心去行事,
因這樣不但違反了神的旨意,更違反了神的公義。

在神的角度,按著祂的公義,
雖則你是一位好牧師,但祂不能因此祝福一群平信徒,免得養出一班「二世祖」的基督徒,反倒浪費了他們的生命。
便不能達到神的原意。

所以,我就用了這方法。
我們要盡力做,但這些事的開始和維繫,
只能在我們這級數的教會資源下才能這樣做,
如沒有這資源下,就連最基本的送講道錄音帶,都要停止。

那麼,我們有著什麼額外的祝福呢?
感謝主,我們有「感人短篇電影」、「2012小組」,
感謝主,我們有因《錫安日報》而誕生《栽在溪水旁》。
但另一些我們不能動搖的,就是主日信息、家聚和敬拜讚美,必須持續下去。
但,如沒有這些的資源,額外事奉的人手就需挪開,

有時候,這不一定不是神的旨意,只不過不能滿足神的公義。

我們常言道,愛主就有祝福。
反問,那麼,不愛主又會怎樣呢?
神會挪開祝福,在個人上可以拿走,在群體上豈不也可以嗎?

一些自稱跟從神的教會,有可能不會聽從神的話而拿走那些額外的祝福,
但錫安教會卻不然!
就如我們曾經暫停送出講道錄音帶,
基本上,這些額外附帶的事奉與祝福,如果沒有資源,我們就不會做。
明顯地,再維持下去,這不是神的旨意,何解?

原因,以往我們並不是沒有做過,我們一直持之以恆。
但當需要持守《聖經》真理時,而不能兩全之美的話,
我們就需持守《聖經》真理,額外的東西便不做了。

不過,我們仍然會講道、敬拜讚美神,這些是務必要做的。

而我發覺,經過這二十八年建立教會、跟從神裡,
這做法一直都能夠令今天、這個月、這年,有資源服事弟兄姊妹。
這方法是最好的,因可令我們能夠讓現時弟兄姊妹的委身,轉化為服侍他們的力量和系統。
因這是即時性在經濟、資源、分配與系統上與神的溝道方式。

在未知的情況下,或許當我分享了這篇信息後的一個月,
有一群如路得級數般的人湧入教會中信主,這就不得了!
那時,教會會怎樣呢?
而神又預備了怎樣的資源給他們呢?
這就是我所說的,系統上的大復興,有神即時的回應和帶領。

因為神的公平公正,神永遠會這樣做。

如弟兄姊妹是委身的,神必百倍祝福他們。
但倘若弟兄姊妹的委身年復年日漸老化、退步,
跟上了一段,就疲倦了,並不能應付,變得情緒化,
那,神的祝福會怎樣呢?

在個人或整所教會也好,如在神的帶領下,神的祝福也會變的。
個人的話,祝福會減少;
那教會,難道就可以從中作梗,不讓神管教,不容許神去作事嗎?
錫安教會,是不會的!

原來,用這不借錢、不儲蓄的方法,就能做出這一點。
我們不能做的,現在祝福你們,十年後卻用你們的資源去祝福一群完全不付出、不委身的「二世祖」基督徒,那些可能是你們已長大的兒女。
但錫安教會不會這樣做。

許多教會都會因上一代的奉獻而累積許多的金錢,另外,他們也習慣了儲錢。
因此,用不到在這一代身上,
而這一代也離世了,就留給下一代「二世祖」、黑手黨、黑社會上教會的人,
用先祖留下來的錢,變成了「二世祖」。

這「二世祖」已沒有奉獻,卻用上一代所留下的奉獻。
這「二世祖」已不留下教會事奉,但用上一代的錢,聘請多些全職同工,代替他們的不委身、不投入在教會中幫手。
天主教豈不是就用上這系統!

如我所說,就算神沒有存在,或不存在他們的教會中,他們都能運作。
但在錫安教會,卻不然!

在這二十八年裡,我經歷了其他教會未曾想過的世界,
這世界不只印證我在整所教會中的帶領,
並且每一個細節或事奉的帶領,都不是來至我或某人的野心,
而是神的應允,神說可以,這事就存在,否則這事就會消失。

換言之,錫安教會在這系統下,
就算主一千年也未回來,
當下一代的人聽了我這段的教導,而持續做下去的話,
一代接一代,這教會都繼續有神的帶領。

所以,我才說到,這次所提出的特別奉獻,
如在及後在兩個月裡,我們的資源都不足夠的話,就會將這些額外的事奉刪除。
但這不等於神不帶領這所教會。

有人會認為,如是神的帶領,必會如股票市場,有升沒有降。
並不,這並不代表有神的帶領!
神帶領一所教會或全職同工,會有神同在,但不等於會眾能一代接一代都愛主。
正如掃羅,難道撒母耳對他是讚賞,就證明撒母耳有神的同在,對他責罵就沒有神同在。
不是的!如果撒母耳是神帶領的話,撒母耳必會對掃羅有所褒貶。

如這所教會的牧師和領袖是撒母耳級數的話,
正常而言,對弟兄姊妹都應該會有褒有貶。
因為,全職和領袖當然有責任在信仰上成為你們生命中的撒母耳。

問題是這不等於我們要不斷稱讚你,才有神的同在,指正你就沒有。
不是這樣的。
要在事奉當中滿足神的公義,我們就要留意這點。
我發覺用這種系統,就甚至連一所教會也自然能夠滿足神的公義。

就如這次大旅行,我們個個都在當中付出。
說實話,如果我們成長了,祝福多了,
之後就該不會沒有了「2012小組」、《神州十二號》和「感人短篇」,
反而,過兩三個月,當事情穩定下來之後,這些事工統統都會再次出現,也不足為奇。

可是,如果今次大旅行之後,我們真的下跌了。
那不代表大旅行當中我付出的減少了;或沒有神帶領,
而是在神的公義下,
按我們為神付出的時候,
是自強不息、發奮向上,抑或身心俱疲,甚至在分岔路上選了另一條路呢?
這時,如果是跟從神的話,教會的負責人和教會系統,就應該成為神的好管家。

一言以蔽之,我身為你們牧師,是要帶領所有全職同工成為付出者。
我們只是神資源的好管家和超額的好管家。
當神賜予資源,我們就盡量不單做出百分之百的祝福和好處,甚至做至超額。

然而,在過程中,無論是我自己或身邊一起服事你們的全職同工,
其實,我們都在消耗自己的前途、青春、時間,甚至健康,
按著真理,將我們手上有的資源,變成服事你們的事奉、項目、教會的各種機能和聚會。

事實上,按真理,你不能再要求我們做得更多。
因為,我們已經為你們將自己的金錢、前途、青春、時間、健康,
甚至所有都消耗給你們,去分配手上的資源,務求做得更好。

可惜,「二世祖」並不尊重這一點。
他們要求完再要求:「最好你就做至死為止。」

所以,按著神的公義,神會不會養大這些人,繼續這些事奉,按著他們的要求做到死為止呢?
會嗎?當然不會。

原來,在這樣的教會系統下,
神很輕易就可以微調領袖的決定,就如今次我作出的這個決定。

坦白說,與「2012小組」合作,我很愉快,簡直感到很榮幸。
一群如此有才能的人肯願意支取那麼低的薪水,付出那麼多的時間,
刻苦地將他們的青春、前途、體能和時間與我同心地消耗給你們。

須知道,他們並非充滿瑕疵的人,
相反,這個小組以及這間教會的領袖,絕大部的人都是世界不配有的,明白嗎?

然而,如我所說,如果這群世界不配有的人所服事的平信徒變成更不配的人呢?那怎麼辦?

這不代表這班領袖的系統有問題或他們有野心。
不是這樣,而是按著神的公義,祂一定會這樣帶領。

就如神帶領撒母耳在掃羅敗壞之後,一生都沒有再見掃羅。
難道這是因為撒母耳敗壞了,再不能服侍掃羅嗎?

斷乎不是,我們只能服侍我們那一代的人。
如果他們配得,我們就盡力做到最好。
如果他們不配得,神就可能會收回。
原因不一定是祂收回的那件事不好,反而神收回的往往是最好的,知道嗎?

對於「2012小組」,我盡量不希望這樣做。
他們都是精英,能夠完成好些專業人士都未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他們都帶著非常好的態度,擁有美好的信仰,
在過程中願意面對眾多磨煉同心事奉。

但,問題是「二世祖的道路」跟「路得的道路」,是有所分別的。

路得記 一章十八節:
「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他了。」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願我心發亮熾熱燃燒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