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13-11-01
  分享給朋友

回憶栽種恩 ─ 梁日華牧師自傳013 ~ 箴言 13 章 21 節








箴言 十三章二十一節:
「禍患追趕罪人,義人必得善報。」

昨天說到我認識了兩批人,
而我亦和他們建立了某程度的熟絡與親密,
當時我並不是一般十九歲的小伙子,
是正在不斷學習並分析信仰是需要什麼。

那時我不是單單來自一個十多人的團契,
而是正在上一所千多人的教會,並且是當中最活躍的一群,
就是到現在,當中都仍有四十位領袖和我不斷通信。

所以當時雖然我年紀仍少,但對於靈恩教會有一定認識的,
對於這些剛由基要福群堂轉會過來的兄姊,關於靈恩方面我確實是知道很多,
最起碼,我相信信心醫治,
還有曾在聚會中見過一些坐著輪椅回教會的人,是站起來自行離開的。

雖然在真道教會中,每星期陳公展牧師都是分享同一篇信息,但內容都是說信心,
所以關於信心的操練上,我是認識不少的,
而事實上,當時我所受的逼迫,是不單在言語上,就是肉身上也承受不少。
所以在他們轉會的過程中,讓我見到由基要教會轉到靈恩教會所會出現的現象。

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雖然大家都是中國人,全是說中文的,
但我仍比較喜歡接觸那些說英語的人,因他們會讓我學到多一點純正的真理。
由於他們自出生便已在喜信會(Glad Tidings Church)聚會,
所以他們所說的真理能夠讓我即時通曉明白,
而事實上,過去一直教導我的傳道人也是在這裡深造的。

而我所參與的聚會,服侍對象主要都是加拿大出生的中國人(CBC),
我反而比較少參與中國人的團契,
團契中大概有十一、二人,大家一同唱歌聯誼,
當中我們經常都會聚在一起。

由於喜信會中有些非常富有的人,就如開鑽石店、首飾店的,
甚至連加拿大十大首富之一,都是在這裡參與聚會,
所以,很多時他們都會招待我們到家中,一同聚會聯誼。

有時他們會特意邀請中國人,
所以在那裡我會認識到一些中國人的兄姊,
當中有一對非常文靜,另一對則是笑得非開懷,
但至終我都是和他們成了好朋友。

而在那裡,讓我對這些由福群堂轉會過來的兄姊認識多一點,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付上很大代價轉會到這裡來的,
而喜信會亦提供一個小房間給他們,讓他們能成立一個中國人的團契,
能夠讓中國人聚起來一同敬拜唱歌。

而說到關於醫治,在此亦交代一下我自己的經歷,
如此你便能明白為何在醫治當中,我會特別強調靈恩在醫治中的重要性。

按著靈恩的歷史,其實在說方言之後,接著復還的就是醫治,
而香港的真道教會,就是被這醫治的復還所震撼,因而導致成長,
但當中有一點非常可惜,就是他們缺乏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若是不知道這東西的話,便可能讓你一生也得不到這份醫治。

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我是缺乏了這東西,
亦不知道大部份人都同樣是缺乏,
在我來說,我只知道神是真,祂是會醫治,
亦按著真道教會的陳公展牧師所說,在他身上的醫治,
我也相信這是真的,
但這全都是建基在信任這人所說的話之上。

然而,《聖經》說這是並不足夠的,
即使你相信神是真實,但仍是可能經歷不到的,
而事實上,我當時也真的經歷不到。

《聖經》中說到,信心是來自神的話,
聽起來好像是很簡單,
但這點我是要在信主兩年後才知道的,
兩年間,我就是錯過了這點,
所以即使我會宣告,亦相信能夠得醫治,
但都仍是未能經歷到醫治。

由我開始分享背景時已說過,自少我已有很多病,其中一樣就是胃病,
其實我去到加拿大以後,每個星期我都會胃痛的,
甚至是痛得徹夜難眠,就是接下來的三天,胃部都仍會感到發燙,
如今當我對此有點認識後,便了解這是嚴重到潰瘍、胃炎的程度。

本來我的家族,就是父母都有胃病的問題,
過去每次出現胃痛,我都必定會吃藥,
但自從我參與真道教會以後,
吃藥是會被人責備,並指這是不信,
在他們來說,即使是病死了,也都是不信的緣故。
然而,這種「爛頭卒」方式,
我雖是完全接受,
但卻不是用來挑戰別人,我一直都只是用來挑戰自己。

所以我在香港信了基督教以後,便已經不吃藥了,
即使母親對我不吃藥是非常不滿,但都仍是決定不吃,
平日就算傷風感冒也不會看醫生,
即使是看了醫生,也會把藥全都丟掉,
為的是要鍛練信心!

但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信心真正的根基,
所以每次都讓我病得天昏地暗,
你可以想像到,我在加拿大期間,多年來不斷被胃病折磨,
每星期都會痛一次,每次都會痛上兩、三天,
甚至每次痛的第一晚都會讓我徹夜難眠。

只是,這些年間,我都仍然相信醫治,
當時我都不過是十多歲,便已作了決定。
即使是要病死,也是要帶著信心死。

雖然到後期我有很多病都得著醫治,
但胃病這問題卻一直纏繞我,
直到近年,即到我五十歲的時候,
才完全痊癒。

由我十九歲開始,就憑信心相信胃病會得著醫治,
但要直到五十歲的時候,才真正得著醫治,
這數十年間,我完全沒有懷疑過神,
然而,我卻見過一些人,不過有丁點瑕疵便會懷疑不信,
如此,你便明白甚麼是溫室中長大。

那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信仰中付出過甚麼,
只要是出了丁點兒問題,便已經不信,
但弟兄姊妹們,我們的信仰絕不可這樣,
雖然有些事情起初會不明白,
但只要是堅持下去,便能夠明白神的心意,
而這亦是我在五十歲的時候,
才明白為甚麼要等到那時候,胃病才得著醫治。

只是實際上,好些人的信仰根本就走不了那麼遠,
他們寧願下到地獄,也不願意相信神,
然而,我們絕不可以這樣!

在這裡,我說到在十九歲時所經歷的痛苦,
其中一樣就是嚴重的胃病,這是影響著我的學業以及其他事情,
但亦因此,讓我非常著重醫治。

而過去我有些病是不可能即時痊癒的,
但在我相信醫治後卻能夠即時痊癒,
就像是傷風咳嗽,一般不吃藥的話,
病情就只會一直嚴重下去,
但有時一些重要日子中,即使是患了嚴重的感冒,
我都能夠憑著信心即時痊癒!
這是指我在禱告前後半小時間,我便完全得著醫治!

如此對我來說,我會知道信心醫治是怎樣,
雖然有些病我是仍未完全得著醫治,
但對於一些會影響我信仰或是學業的病,
往往到時間最緊逼的時候,就會神奇地得著醫治。
所以我會知道醫治的教導是甚麼,
而且我亦經歷過。

當時我在CBC團契中,關於這方面的概念,
就得著很好的教導。
當中他們對於完整的性格,都有很好的教導,
但相對在中國人團契中,卻是缺乏一個屬靈領袖。

兩個團契中全都是我的兄姊,
但在CBC團契中,他們是連屬靈上都是我的兄姊,
因他們比我早十多年接觸靈恩,
相反在中國人團契中,在屬靈上我卻是他們的兄長,
因我是比他們早接觸靈恩,甚至是那「死硬派」的醫治教導。

而當說到「死硬派」的醫治教導,可能大家都不知道,
如果說到關於教導上的明白,喜信會可說是世界上首屈一指,
但說到「死硬派」醫治並且是有果效的,
對比喜信會和真道教會,真道教會則是更勝一籌。

事實上,在喜信會中不會有神蹟聚會,由牧師為坐輪椅、得癌症的人祈禱得醫治,
起初我是以為會有這些聚會的,但我參與了那麼多年,
直到如今五十二歲了,那裡都是沒有這種聚會。

反而在香港的時候,會見到陳公展牧師在我眼前讓瘸腿走路、瞎子看見,
患癌症的,得醫治之後會出來說見證,
所以關於這方面,當時我並不是因為驕傲,而是因為我真正懂得選擇,
起碼在CBC團契中,真理會是更加完備,
雖然在醫治方面,他們是會祈禱,但卻不是我在香港所能見到的級數。

但在中國人團契那邊,一切皆是非常雛型,
他們都很努力,心腸亦很好,很好人,
而我亦會在一些大型晩宴中會接觸到他們。

直到兩年之後,我開始修讀喜信會的神學院,
甚至會和幾個中國人團契中的兄長成為同學,
那時才有機會認識他們,亦因此而成為我生命的一大祝福。

箴言 十三章二十一節:
「禍患追趕罪人,義人必得善報。」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神大愛不朽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