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13-11-27
  分享給朋友

回憶栽種恩 ─ 梁日華牧師自傳039 ~ 提摩太前書 1 章 5 節







提摩太前書 一章五節:
「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愛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

昨天講到,我在溫哥華的最初幾天所作的決定,
並開始投入、參與這間教會的事奉和工作。

話說約八個月前的我,跟他們還是很熟稔的,
所以要再次融入他們之中,真是非常容易。

而Helen和Bill的親戚 —— Dick夫婦,
也有在這間教會裡幫忙,幫忙負責音響設備的工作。
如此一來,我跟他們便更加熟悉了,
因之前我已認識他們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
他們看到我返回溫哥華,也很高興。

當時的我,簡直是想讀完整個大學課程後,
便全心地在這間教會裡付出和事奉,因我看到這間教會的需要之處。

謹記!
對於一些非常驕傲、非常隨從血氣的人,
你千萬不要讓這樣的人看到你有需要的地方,因他會因此瞧不起你。

以往,有一些在我們教會裡信主、成長的基督徒,
當從教會得到各式各樣的祝福和東西時,
他是多麼地感恩、多麼地喜歡這間教會呀!

可忽然有一天,他看到這間教會「有需要」之處,
便一反常態,嚷著說:
「嘩!原來你也有缺點的?!」、
「嘩!你這間教會有需要,那我豈不是要吃虧?
那即是你這間教會並不是來自神的,竟然也有需要的地方!」……
最後,居然是因此離開教會!多麼自私呀!

如果將他跟我在加拿大那邊的生活形式相比,
我真的無法相信,這樣的人敢稱自己為基督徒。

確實,真的有人如此!
如果教會能夠給到他好處,那便是好教會。
但如果教會有一點兒需要之處,他便會瞧不起教會。

話說回來,當時的我,習慣到每個地方,一看到有人有需要,
不論那人是領袖、平信徒、初信,又或是信主、未信主的人也好,
都看成是我所服侍的對象。

的確,跟這間教會相比,CBC團契(即在加拿大土生的華人團契)可以說是更加吸引人。
排首位吸引人的,便是CBC這個西人團契內的年青人,全都是更加成熟的。

身為這團契一員的Ed,是我最熟悉、幫忙跟進我的人,
他對「靈恩」等方面的真理的認識,至少要比趙牧師優勝一倍!
而這事實一直也沒變過。
意即,即使在以後,Ed對「靈恩」等資訊的認知,也是比趙牧師優勝。

之後,在不停的兜兜轉轉、千變萬化下,又出現了許多其他很有趣的事。

但我一直也有跟這個西人團契保持聯繫。
很多不懂的事,我也會問他們。

舉例說,我曾向你們分享過的Casey Treat、Kenneth Copland……的見證和書籍,
我之所以可以認識這些人、得到這些書籍,也是因為CBC西人團契裡的那群年青人。
雖然,他們都只是大我幾歲而已,但是他們所認識的東西真的很多。

所以,站在一個自私的立場來說,
我應該要全心投入CBC團契 —— 這個專用英語來溝通的西人團契才是。
當時的我,英語已說得挺流利的。
後來我回到香港之後,更是用英語來門徒訓練Ed的!

說起Ed這個人,他可算是我那段時間裡的一位大恩人。
在我感到最吃力、經濟最拮据的時候,
Ed也一直在幫助我,送我很多本屬靈書籍;
我從他身上所學習到的屬靈教導,遠超於從趙牧師身上所學到的。

我跟趙牧師的關係是,因我看到他教會有需要之處,
所以,我決定以後要尊稱他為「牧師」。
而且,我覺得我不應該那麼自私,
只想著要學到更多東西,而往CBC團契那裡。

八個月之前,我主要是上CBC團契,並主要是在那兒學習、被人照顧。
但八個月之後,當我再次來到溫哥華時,
我發現我同樣可以去CBC團契那邊受人照顧。

可是在多倫多的那八個月裡,我學到一樣東西:我,應該要去付出!
我應該要按著良心來作出選擇,而不應該從自私、消極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中國人團契。
因此,我決定以這個中國人團契作為我自己的母會和事奉的地方。

沒想到這導致我日後在香港建立了錫安教會!

雖然,我稱呼Gideon為「趙牧師」,
但在我心目中真正的牧師,即是在屬靈上跟進我的,
從我到加拿大的第一天開始,便是西人團契裡的Ed。

是他送我這一本Open Bible,也是他送我很多本屬靈書籍,告訴我有Casey Treat這個人;
當他從那些聚會回來之後,會送那些聚會的講道錄音帶給我……
他幫助我居然到達一種這樣的程度!

故此,從自私的角度來說,我不但應該要稱Ed為「牧師」,而且還要上那個西人團契。
但如我所說的,如果是以良心來作出選擇的話,是會作出一個完全相反的選擇。

由於我是以良心來作出選擇,
因此,我並沒有稱呼Ed為「牧師」和去CBC團契幫忙。
反而,我是在這個中國人團契裡,幫助那些兄姐做好他們自己的分內事。
我希望我在這段時間裡的幫忙,可以使他們因離開之前的教會而造成的傷口得到復原。

可惜的是,在這一方面,我很失敗。
他們最終也在多年以後,在這個「被否定的靈」(Spirit of Rejection)的壓制下,
而在「靈恩」這方面出了問題。
更甚是導致我們要從他們的教會裡分裂出來。

即使是分裂的時候,我也沒有提到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事的前因後果。
直到這一次,我才算是正式在我的「自傳」中作出交代,
並按著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向大家分享。

當時,我並沒有想到我幫助他們的這個身份,會有終結的一天。
我只想著在溫哥華那裡讀書多少年,便在中國人團契那裡盡我所能,服侍多少年。

所以,我改口稱他們為「Uncle」和「Auntie」。
聽上去,好像是把他們叫老了點。

趙牧師的太太,就被我稱為「Auntie May」;
而張永恆牧師的太太,則被我稱為「Auntie Lucy」。
她們只大我十歲而已,我這樣稱呼,似乎真的把她們叫老了點。

然而,這卻能夠令我,無論是意識,還是潛意識也好,
也能完完全全地以一個晚輩的身份 —— 就像是他們的兒子那樣,來對待他們。

簡單地說,當時趙牧師和張永恆牧師都已經有他們自己的子女,
而我就將自己當成是他們的子女的平輩,參與在這間教會之中。
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任何的爭執,也不會有任何我覺得非要按著我的意思來做的事。

這確實可以削弱我們容易出現的驕傲和傲氣,
還有可以減少那些使我們未能投入事奉、祝福人的阻攔。

有時候,稱呼真的有這樣一個問題。

故此,最近幾年,當我聽到很多弟兄姐妹,
稱對一他們自己的領袖為「師傅」時,心裡會感到甜絲絲的。
因我知道他們這麼稱呼,是發自他們的內心,
而這能幫助他們一生之久,也保持著謙卑的性格。

早年的時候,我便是用這個方法。
雖然,當時的我並不是稱呼「師傅」—— 那人是我的牧師來的,我當然要稱他為「牧師」了!
但這原則,在事實上,卻是我一直以來所遵守的。

雖然在某些方面,如醫治等等,我也有所認知。
但當我看到趙牧師在醫治方面的問題時,我寧願絕口不提,
也不會以一個教導他的身份,來跟他討論任何真理。

於是,這導致我能夠在短短幾個星期的時間內,正式地融入這間教會裡,來祝福他們。
而且,在整個過程中,我也是在一個甘心樂意、義無反顧的情況下,
甚至,有時候我會放下自己的學業,以在這間教會裡投入、參與和事奉神。

提摩太前書 一章五節:
「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愛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神啊﹗我渴望尋著祢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推推王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