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19-12-09
  分享給朋友

回憶栽種恩 ─ 梁日華牧師自傳2190 ~ 我和傳威的相遇相知(01) ~ 提摩太後書 4 章 7 節








提摩太後書 4章 7節: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今天,我想藉這節經文,跟大家分享一個題目,
藉《回憶栽種恩》於一個新方向上分享,這是以往從未試過的。
相信大家已知悉,傳威已離世了(2019年 12月 5日凌晨)。

當我去到醫院,看見傳威已經離世時,我的心情是十分複雜。
以往我已聽聞,很多人對於親友離世有不同反應,
但這是我人生當中首次,
遇上一件事會使我在一剎那,思緒裡浮現眾多回憶。

這對我帶來極大衝擊,並讓我記起了很多事情。
我理解到,原來親人、朋友離世時,會帶來如此深刻的感受。

今次,我想藉著《栽在溪水旁》一同回憶一些重要事件、 一位重要的人物。
由於《回憶栽種恩》是我的自傳,
所以我也不會將之變為對別人的悼念,或是對別人的敘述。
反而,我會分享對一些事情的看法,或是我在當中得到的成長。

多年來的《栽在溪水旁》,我也會避開分享身邊戰友、對一門徒的生平。
因為一直以來也沒有這機會,並且這也與分享《回憶栽種恩》的原意相違。

但今次,我認為有需要與大家一同回憶傳威的一生。為何呢?
因為我在此事之後,我一定會對自己的下一代,或是對將來的子子孫孫作分享:

「你要謹記,爺爺或爸爸一生中有一位極之重要的朋友,
從我初出茅蘆事奉已經與他相識,所以你也一定要認識這個人。
如果世上有任何人認識我梁日華,也一定要認識邵傳威。
世上任何人若是認識香港錫安教會,也一定要認識邵傳威。
因為他的重要性,是絕不可被磨滅、抹殺的。」

接下來我與大家一同回憶時,我並不會看自己在分享《栽在溪水旁》,
我會看自己正在分享給自己的子孫知道,
於我梁日華的生命當中,其實有一個不可多得的人物,
他的名字是 —— 邵傳威。

我會這樣告訴我的子孫。

我初遇他時,他只是21歲,
及後,於接下來直到他離世的 35年時間,他也從不間斷地成為我的左右手。
換句話說,從我認識他當天,直至他離世時,
他仍然以成為我的左右手,作為他一生的使命。
他非常重要,他從不休止、從沒後退地成為我的庇助。

自從初次認識他至今他已離世,
35年來,他之所以令我深刻,
是因為他一直以來聽我每次分享時,
我也能從他的眼神裡看見一份火熱,以及對神話語的崇拜和認真態度。

於我 35年來的記憶中,我分享大部份信息時,
傳威也在我身邊,總是在聆聽。
因為教會越來越大,他便一直擔當場務,維持秩序。
但在我記憶中,他從未於我分享時睡覺。
他的眼神和態度,數十年來都真實地表現出他對神話語、神恩膏的羨慕之情。

事實上,傳威並非出生於幸福的家庭。
並不是因為家境貧困,
而是他的上一代根本沒有給予他美好的榜樣,也沒有帶給他溫馨的家庭。
可以說,這是一個並不理想的家庭。

但當信主後,他同心在錫安教會中努力成長,
他不但成為我的助手,他更竭盡所能比上一代做得更好。

但是沒辦法,
皆因傳威並非生於一個擁有真正信仰的家庭。

我也能夠目睹他於這段時間的努力。
他於人生裡,履盡他的本能及一切可能性,為求不失神的見證。

早在 1984年,即我第一次回流香港時,
便已與傳威相識。
自當年開始,他便成為了我一生中,其中一個最好的摯友。

固然,這麼多年來,我也把他當作我的朋友。
然而越到後期,意指創辦教會後首數年,即由首三、四年開始,
他便再沒有把我視為朋友,
而是一直尊重我為他的師傅、屬靈爸爸。

然而,何解我會認為,
每一個認識錫安教會的人、每一個認識我的人,都一定要認識傳威呢?
原因,自他認識我的那天起,他畢生都成為我的保護者,
意即,他是極其保護神的受膏者。


提摩太後書 4章 7節: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常默念恩主對我的愛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