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20-01-19
  分享給朋友

回憶栽種恩 ─ 梁日華牧師自傳2231 ~ 我和傳威的相遇相知(42) ~ 提摩太後書 2 章 15 節








提摩太後書 2章 15節:
「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或許你會感到奇怪和誇張,
為何傳威的角色能夠比我做得更好?這就是那原因了!

委實,我對於恩膏比傳威更加麻木。
可以說,我的所有感受更為麻木,
麻木至怎樣的階段呢?
那就是我早於信主的第一天,已經聽到神的聲音!

我的名字叫 Leaves,
Leaves 之前的名字則叫 Simon。
大家也知道,這些名字相加後的「文化密碼」。

每一個名字也是神感動我的。
甚至,我成為牧師前,
已將 Leaves 改成 Wind,對嗎?

當我回港後,看見展鳴、玉珍、傳威,
能夠在聚會裡,走出來先知講道,
我真的覺得很厲害和非常羨慕!
並反問自己為何不能做到?

然而,當時我所聽到的神的聲音,是超越他們三人的總和呢!
可是我卻不自知,
說起來,這真是很可笑。

我也不是「扮豬吃老虎」,
這簡直是屬靈裡的麻木,
因我的理智,是不會輕易將事情視作神蹟。
甚至,回港後,我不會自命為真命天子或使徒,
要人們對我言聽計從。
我不會這樣!
我寧願站在最理智一方。

第一、我深知,是神感動我回來的。
既然祂感動我,我的心態是:
「如果祢真的要這樣做,那就由祢行神蹟吧!
我只想見證祢的神蹟!」
這才開始錫安教會。

原來,在聽神的聲音上,有很多香港的基督徒,
從一開始,便已經說自己能聽到神的聲音,
也從一開始,便說神叫他做這、做那;
即使明明沒有聽到,他們也會這樣說。

反而,我已聽神的聲音多年,卻仍覺得未到達一個臨界點,
使我能認可它是來自神的超自然!
有可能,那是來自人的聯想,
又或源於觸景傷情,
甚或,只是當時的一個感受,
基本上,我會盡量以邏輯來解釋一切。

為甚麼我這樣做呢?
因這是 Kathryn Kuhlman教導的。

事實上,Kathryn Kuhlman是當代首位能夠完全突破人的懷疑,
而讓你確知那真的是「神蹟」的佈道家。
因為,她一定會請醫生當場檢查,那個人是否已痊癒,
並且,所有能夠被人以邏輯解釋的事情,她也不會說是「神蹟」。

故此,Kathryn Kuhlman所做的,
令你最後不得不承認那是神蹟!
因為她非要神做到這程度,
才肯承認,然後將榮耀歸予神!

同樣,我也有很多這類感動,
即便我已確知那是神的感動,並且已照著做,
但我不會說,我那樣做是有足夠證明。
最起碼,我覺得過不了自己的良心這關 ,而令我覺得是來自神。
我不會。

於是,在很多這類經歷中,我都會很講究。
換言之,任何一件事,我也會嘗試用邏輯去解釋,
若無法解釋, 我就知道是神要我說的,
並且,那真的是「神蹟」。

我以這角度漸漸理解到,
復興教會、真道教會,或者觀塘顯恩堂,
他們的恩賜運作是如何一回事,
而我在之前的「栽在溪水旁」已分享了。
在於我,是絕對不會認同那是先知講道或恩賜運作,
我亦因此,與神討論。

然而,當時傳威卻不是這樣。
打從一開始,他在這方面已有感受,
即使只是很輕微的感受,他也會覺得是。
但我自己不會阻礙他,否定他,
只是,我對自己說,這些都不是。

對我來說,這樣並不足夠,
否則,我會視自己放棄了當初做人的守則。
若這件事不是超自然,但我卻硬說是超自然,
那便是自欺欺人,更是在吹捧(promote)自己。
於是,我非要神在那事上,給予很多印證,才會肯定。

即是,我的恩賜運作要很清晰。
在於傳威,只要他有感動,便會走出來作先知講道, 但我卻不是。
我一定要很清晰,甚至要能夠反證。
甚麼是反證呢?

例如,當我恩賜運作時,
我會指向一個地方和一個人,說那人患了甚麼病,
然後請他出來說是否真的患有此病。
這樣,便能進行反證了。
如他說沒有患此病,那我便知道自己錯了;
反之,便證明是來自神了!
這就是我的做法。

這解釋到,在「說的聚會」中,
為何傳威一進入會場,便已經說:
「嘩!很要緊啊!神的同在很強烈!」
聽到這裡,我相信展鳴不禁笑了。
是的,這就是他的做法。

我卻非如此。
就算我自己帶領「說的聚會」,
也不是每一次,能在會場有這種感受。
甚或,多數是甚麼感受也沒有。
如此,我要怎樣才認可呢?

那就是當我踏上台時,走到某個位置會恍如進入一道幕中,
頓時,我的全身轉變,就好像置身於一層厚厚的空氣中。
正是這匪夷所思的感覺,
使我知道,這是神的恩膏。

就算之前我曾感到微微的電流經過,我也認為那不是神的恩膏;
我需要很劇烈的感覺,前後對比要極大,
而後,我幾乎每次也會在現場問大家:
「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
連他們也全部舉手,表示有這種感覺。

又或者,有時我往台上走時,
會霎時看見雲彩,恍如幻象(vision)一樣。
在我來說,所有事情一定要合乎邏輯,
因此,我會反問自己,
這是否源於自己頭暈?雙腳發軟?或過於疲倦?
結果全部都不是。
於是,我問會眾,他們也舉手共證見到此情景。

多年來,不論你是聽我的講道,或是曾跟我共事,
都會知道在「說的聚會」、日常聚會或是神蹟聚會中,
當我感覺到恩膏的時候,你會看見極大的彰顯。

譬如,當我強烈感到電流經過全身時,
我會向那整個區域吹氣,然後,他們會「砰啪」倒地。
之後,每位倒地的人都說,
就像有電流流經,或是有大風把他們吹倒!

為何我的做法會如此極端(extreme)呢?
只因,我的經歷正是如此極端(extreme)!
以至,我可以在聚會中指出(call)八人、十人,甚至十數人;
更可以指出病患者的座位位置、病徵、疾病名稱和感受。
為何我做得到?

因為,我自己本身是很嚴格的,
不會輕易說這事、那事是來自神的。
並且,每次也是可以即時證明它是否真確,那我才願意做!
為甚麼?

其實,在早期的街頭佈道,
我們事後皆一定會訪問那些被恩賜運作的人,
但是,坊間很多神蹟佈道家也不會如此。
為何只有我們有呢?

不單恩賜運作,有時候醫治疾病後,
我們也會即時或數星期後,
詢問他們的疾病有否改善,或有否完全得到醫治。
事實上,《錫安日報》輯錄了很多這類型的見證。

為何我一定要如此作呢?

首先,於我而言,最好是神不要推舉(promote)我,
也不要將我放於高處,
因為,我最想是平平無奇!

提摩太後書 2章 15節:
「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神啊!求祢細聽這愛詩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