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分享

栽在溪水旁

2020-01-24
  分享給朋友

回憶栽種恩 ─ 梁日華牧師自傳2236 ~ 我和傳威的相遇相知(47) ~ 詩篇 1 篇 3 節








詩篇 1篇 3節︰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我從沒想到,要在傳威的喪禮中理解這節經文的內容。
為何這與傳威的喪禮有關呢?

或許大家沒想過,當我理解「還有一年」信息的同時,
那一年最早、最出名、最被神印證的一個詞語(phase)是甚麼呢?
就是「綻放」了。

我相信很多弟兄姊妹也絕對記得,
我們一旦說出來,全年也得到印證。

我們沒有思想到一點,一朵花於其生命最光輝的時候綻放。
但同時,花朵於變為結果子之前,過程中到底發生了甚麼呢?
就是花朵的死亡。

我們每一個人都想結果子,
就如初熟的果子 —— 主耶穌一樣。
但如果是初熟的果子,其花朵必先經歷死亡。
主耶穌是初熟的果子,所以祂經過死亡,才在神面前成為搖祭的祭物。

沒料到,原來當我們上年理解了「綻放」的概念後,
現時才發現,傳威的離世是被眾多共同信息所印證。
我們所見的,就是綻放後的死亡。
而它會帶來與別不同的一點,就是誕生出果子。

事實上,我們人生作為如何的花朵綻放,就會成為如何的果子。
在哥林多前書、哥林多後書(*備註)提到,
我們以不同的肉體、不同的人生栽種時,
最後我們各人所綻放的星光是不同的。

這對我而言,是一份非常深刻的感受。
於傳威離世直至舉辦其喪禮,這十餘天的日子裡,
那段時間,我思想裡浮現的事,真的很零碎、凌亂。
原因是我有很好的記憶力。

我於信主後開始事奉的回憶,當中有許許多多的回憶,傳威也在其中。
有許許多多次機會,他與我一同合作,一同事奉。
當我思想傳威 —— 一個不會再出現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人物,
你能想像,我的感受是如何?

就在那十餘天,他的事跡於我強大的記憶力中一一浮現。
我相信很多人於其親友離世時,也會浮現這樣的感受。

直至上年,神仍然有意隱暪著我。
於我的期望裡,將來我盼望有一群人與我一同事奉至終老、一同被提、一同參與復興。
於這群人裡,當然傳威必然是其中一個。
我與他的熟稔程度,我可以舉一個實際例子,讓你理解我的感受。

如果你認識我,會知道我常常在微信(WeChat)說笑,
特別是於「打牙骹」(即:閒聊)時,與人互相戲弄。
如果傳威在內的話,不論當時我在取笑誰人,在「踩」(即:貶低)他們時,
我知道,傳威必然會立即出來「踩多一腳」(即:乘人之危加以取笑)。

當我取笑興盛,毋庸多想,出來「踩多一腳」的人,必然是傳威。
他必然擔當我的助手!
你明白嗎?

但突然一日之間,在微信的聊天群組內,
不論我取笑誰,卻突然不見了那「踩多一腳」的腳!
你明白我的感受嗎?

我們那麼熟稔,因為35年來,我們日以繼夜一同事奉。
我期待將來的美好,是有傳威的份兒。
我所預備、我所期待的將來(future),所有計劃都有傳威的份兒。

但突然一日之間,我看見他的離世。
你試想,我思維要處理(handle)那麼多數據(data)和資料,
是多麼吃力、多麼複雜的事!

因為在整個事奉中,現時我們在教會裡見到的每一件事,
在我回憶之中,每一件事都有傳威的影子。

大家也知道,我於1984年認識傳威。
1985年12月15日,傳威結婚了。
其後,傳威便正式轉會過來這邊。
於他認識我後,繼續上復興教會一年,至到他結婚並轉會過來,
他只是上了復興教會兩年多而已。

接著,全個教會的事奉體系,盡都充滿了我與傳威的合作回憶。
舉例,1985年5月,我與傳威一同設立了家聚模式。
因為在當年的5月8日和6月23日,我分享了家聚信息,以及後續的系統。

事實上,設立了家聚模式後,
於1987年,同樣是我與傳威,帶領(hold)及設立早禱會,
找一個地方,每朝早為了復興、為了教會的成長而祈禱。

於1986年至1996年,
短時間內,我們能夠增長至1,400人,
其實與1986年、1987年孕育的早禱會離不開關係。

*備註
哥林多前書 15章 41節︰
日有日的榮光,月有月的榮光,星有星的榮光。這星和那星的榮光也有分別。


詩篇 1篇 3節︰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下載訊息 MP3     下載桌面底圖     網上聖經



栽在溪水旁詩歌歌詞 - 主恩惠於我心深刻記

推薦到:blogger facebook myshare google

寫下您的公開留言
字型大小:
關於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9 - 2010 ZionDai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